Guido van Rossum on finding his way — Dropbox Makers — Medium

~ Python 缔造者,当前 Dropbox 工程师, 近期编程思考

Guido van Rossum 作为Python 的创造者, 以及 仁慈的独裁者 (又名 BDFL). 在此篇采访中,反思了近来的思考, 以及在 Dropbox 的经历. 本文也召示了接下来老爹准备折腾什么.

(译注: 大妈无责任式快译, 只是作为私人阅读笔记性质的存在, 强烈建议大家去原文自行理解一番,并能拨冗回来指点大妈的理解之谬 ;-)

程序猿前,你是如何成为电子爱好者的?

嚓了,这事儿忒久了,久到基本记忆不能了, 只是记得以前对电子很迷就是了.

那会儿子是怎么聚集小伙伴们的?

高中时在课堂上相遇的, 一起折腾物理老师指导下的各种电子设备.

整个高中只是对未来职业有个模糊的概念, 认定自个儿在语言/社科上是没什么天份的, 所以,决定进入数学专业.

最后乍从电子转变为程序猿的?

在Amsterdam大学,折腾数学时, 涉及有编程,接触到大型计算机后, 立即发现了俺真正的激情所在.

AOw_zZbFbtEJAzwRQ

~ 旧金山 Dropbox 内的 Hack week 上,Guido 谈及了Py 3 / Dan Stroud 拍摄

对计算机科学的兴趣所在?

通过业余电子爱好,接触到了一系列计算设备, 得以真正理解计算机, 并确信,编程比电子好玩的多. 而数学,无论多高端的课目,好象都和自己没什么关系.

但是,专业上那时,没有办法灵活的转变方向, 于是俺申请了大学数据中心兼职位置, 开始长达5年的自学, 即,本质上几近辍学.

MOG,乍回事儿?!

这份工作很赞, 而且,遇到了好人, 数据中心的一位教授鼓励俺说: “小子,不错嘦你毕业,这儿可以是你的全职岗位!” (笑ing)

结果就这么在岗位上毕业,并进入了研究所, 真的全职程序猿了.

推上曰过:”在米国我是荷兰人,但在荷兰我又表现的很美国#纠结”,那么哪儿是你感觉最象自家的?

当然,在自个儿屋子里时.. (笑ing)

俺老婆是老美,两儿子也都说E文, 在米国也呆了超过18年, 已经很难想象会回欧洲了!

目测余生多数时间肯定在米国了, 而且就在湾区,这绝对是一个伟大的地方.

在Dropbox最近折腾了什么?

俺已经完成 Datastore API 有日子了, 今天上线,将发布给用户为 share datastores

NMJBScQgtLZE0zmeOA1nJw

带团队,还是更加独立?

对于这一特殊的数据功能, 俺独立完成主要工作, 另外两位,主要进行测试, 在发布后,将会融入更大的团队, 并接纳实习生 …

进入 Dropbox 时,你要求当程序猿而不是经理,这对你很重要嘛?

因为俺更加喜欢实际的编程, 以往俺被关进了一个团队, 无论编程还是作管理, 从来没有令俺舒服过. 当然,随着时间的推移,俺的领导能力有所增长, 可是,终究,俺是喜欢编程多过告诉其它人应该怎么作.

你乍平衡 Dropbox 工程师和 Python BDFL 两种角色的?

在时间管理方面, 这两个角色的确是冲突的. 我并没有进行强制性的预订,为这两种角色.

实践中,哪个角色必须投入更多精力时, 就相应的减少另一个角色的.

AriSTNW_leEP85c7r

~ 在DBX 2013 上 Guido 介绍 Dropbox 的数据存储. / Doug Cody 拍摄

在 Dropbox 的工作什么令你最得劲?

在这儿,最令人满意的无外乎, 能见到这么堆热情/专注/有生产力/强大的人, 如此热衷的在推动产品和功能.

身处其中,本身就非常赞!

(译注: 细思恐极哪,这意味着 Google 的团队的确如 王珢 所言, 不是那么的… )

你在 Hack Week 的项目是什么?

Python 的静态类型. 来源自我们的一位实习工程师, Jukka Lehtosalo 的博士论文, 他实际上完成了一个原型, 在一周时间里, 我们一组7 人,对原型进行了改进,并完成了大量的工具.

至今并没有形成完备的产品, 但是,大家都很期待这一够力的创意能产生出什么来.

为毛你选择静态类型这一项目?

俺认为增加静态类型, 对未来是有益的, 至少能先帮助 Dropbox 转换自身的 Python 2 和 3 的代码

yemdZovwCmvm7b2Dkm6SRQ

Dropbox 的第一行代码就是Python. 而 Python Bees 将成为 DBX 以及 更早 Dropbox hack weeks 的新特性.

如何平衡程序猿最新需求和 Python 长线版本间的冲突?

Python 有一个很大的团队, 长期审核进入 Python 的特性. 在经过20多年的运营,我们已经很熟悉这一编程语言应该坚守的东西.

语言变化太快,用户将抱怨项目总是无法稳定; 变化太慢,程序猿就抱怨错误总是不修订或是要求的功能从来不响应; 这里有种非常微妙的平衡在其中!

所以,一般情况下,将变化快的东西,放在库中支持, 优先确保核心语言特性的稳定, 这样大家都根据需要安装对应的开源库就好.

学习到这点,对俺来说非常不可思异. 目前俺处于非常舒适的状态, 即使现在俺退出,后续开发者也能理解怎么取舍的.

有想过从 Python 社区退休? 有规划这事儿卟?

(笑ing) 这是一个很好的组合问题. 因为,俺的确有这么想过, 不过,当前还仅仅是想着.

有没担心过更多新语言出现并替代 Python ?

因为发现的一种现象,令俺从未不担心这事儿.

那就是总是有人在切换开发语言, 他们花了 三周/6周/两年, 就成为某种语言专家. 基于这种经验,他们就担心, 对 Python 的学习,可能也很快过时,必须重新开始.

我见过各种语言/系统的普及以及更替, 但是,我不知道 Python 的这种兴衰周期, 5年?15年? 我当然希望 Python 持续吸收新的语言特性,发展下去,适应新的时代. 同时也期待,有更好的语言,借用 Python 的思想, 在不同的形式上结合其它语言,发展出不同的道路来.

omEEAJapdc0XY9IfR

~ 在 DBX 2013 Python Bee 集会上,Guido 和 Dropbox CEO Drew Houston 联手庆贺. / Doug Cody 拍摄

4saVabl5aGfdTVuPLBNBCQ

ziwbjd1WMkmuuoFK9q0Q

给年轻程序猿的信 中,你号召要有大梦想,可现实挑战是大梦想忒多了,面对这么多的机会,你有什么建议给早鸟们?

(译注:中译: Letter to a young programmer )

早期职业生涯? 俺可能没有什么很好的经验, 因为,俺可是用了很长时间,才明白自个儿应该作什么的. 回想,基本上只是开开心心的编程,一切就自然来到面前.

实际上,俺从来没有争取过什么工作, 只是等待,直到有人询问合作意愿,才进行考虑.

我从不强调一切在掌握之中, 的确有那么一种病叫:怕错过

实际上, 那些尝试控制一切的人并没有比我多快乐些什么.

所以,对于长期职业,你并不能真正控制一切. 有时,对一件事儿决定太快, 你可能就真正错过了一次意想不到机会.

Changlog

  • 140921 蠎周刊:133 期,推荐文章,不自觉的认真读完,形成了这一快译.

Comments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
© Copyright 2014 by Zoom.Quiet
Content license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sharealike License.
Contact me via , mail ,github or bitbucket . Tip me via gittip . (feed)